美国纽约公共场所相继关闭
来源:美国纽约公共场所相继关闭发稿时间:2020-03-31 04:21:02


《纽约时报》对美国50多名现任和前任公共卫生官员、行政官员、资深科学家和公司高管进行了采访。他们表示,负责检测和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等威胁的3个政府机构,即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FDA)和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都没能足够迅速地做好应对疫情的准备。即使科学家关注着中国的疫情肆虐并发出警报,这些机构的负责人也没有及时作出反应。

美国疾控中心官网称,截至2月中旬,美国全国每天检测的样本约为100个。由于检测能力有限,美国疾控中心的检测标准一度非常有限:只有短期内到过中国或密切接触过感染患者的人才有资格检测。

报道称,在美国疾控中心履行了在公共实验室快速启动检测筛查的义务之后,下一阶段应该动员私营部门。然而,履新不久的食品药品监管局局长斯蒂芬·哈恩(Stephen Hahn)采取了“谨慎的”态度,他不愿动员企业,而是遵循了食品药品监管局以往繁琐的批准流程。

美国疾控中心的检测使用了三组基因序列来匹配从拭子中提取的病毒基因组部分,以检测样本是否含有新冠病毒。但是,在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批准疾控中心与州卫生部门实验室共享其检测试剂盒后不久,一些人发现了问题。第三个基因序列即“基因探针”(probe),给出了不确定的检测结果。为探究原因究竟是污染还是设计问题,美国疾控中心要求这些州实验室暂时停止检测。《纽约时报》称,这一“惊人的挫折”阻碍了美国疾控中心在病毒蔓延最重要的时期及时追踪病毒。

法国生物技术公司bioMérieux的检测系统BioFire在全美1700家医院应用,可以检测流感和其他呼吸系统疾病,能够在约45分钟内提供检测结果。然而,该公司在2月中旬与食品药品监管局讨论后,直至3月24日才获得了测试的紧急批准。

法院认为,被告人高守洪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触犯刑法,构成受贿罪。鉴于高守洪具有自首情节,积极退赃,对所犯罪行认罪认罚。黔东南州中级人民法院根据本案实际,决定对其从宽处理,遂依法作出以上判决。

然而对于疫情防控来说,为时已晚。美国各地的医疗机构只能拒绝对症状较轻的人进行检测,将试剂留给重症患者,而且后者通常也要等一周才能拿到检测结果。仍然有很多感染新冠病毒的美国人没有机会检测。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尚未正式获批的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备受关注,临床上的“个案”不断点燃外界希望。当地时间3月30日,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研究人员在传染病领域国际领先期刊《临床传染病》(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上发表了题为“A Community Transmitted Case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 due to SARS CoV2 in the United States”的论文,显示医护人员再次使用瑞德西韦有效治疗了一名新冠肺炎危重患者。

该患者在接受瑞德西韦治疗后,患者病情好转,减少呼吸机支持的需要,血氧水平和胸部CT检查结果好转。在入院治疗14天后,已经可以撤离机械通气。目前患者已出院,正在家中康复。

瑞德西韦最初是由美国吉利德公司研发的用于对抗埃博拉病毒的实验性药物,它通过抑制RNA依赖性RNA聚合酶(RdRP),从而抑制病毒的复制。然而此前在埃博拉病毒治疗试验中,由于53%的高死亡率(93/175),瑞德西韦疗法没有过关。

在疫情暴发近2个月之后,特朗普才让白宫牵头负责应对疫情。在特朗普2月26日任命副总统彭斯负责应对疫情之前,美国的疫情应对工作组缺少有权力的白宫官员强力推进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