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无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 累计输入确诊病例5例


结果显示,第2、4、6、8天,在所有6只雪貂的洗鼻液中均发现病毒RNA。在一些直肠拭子中也发现了病毒RNA,但拷贝数数明显低于鼻洗液。所有雪貂的鼻洗液中均检测到传染性病毒,但没有一只雪貂的直肠拭子中发现传染性病毒。

在4月3日讲话中,莫迪强调印度人民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违背社会距离原则。莫迪已多次强调国民应保持社会隔离,称这是阻止病毒扩散的唯一办法。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3月30日报道指出,保持“社会隔离”是中产阶级的特权,对印度的贫民窟居民而言,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雪貂经常被用作人类呼吸道病毒的动物模型。因此,研究团队首先测试了雪貂对新冠病毒的敏感性。

为了进一步研究新冠病毒是否在雪貂肺部复制,研究团队给8只雪貂经气管内接种了105 pfu的CTan-H,并在第2、4、8和14天分别对2只动物实施安乐死,在组织和器官中检测病毒RNA。

接种F13-E(E)和CTan-H(F)的雪貂洗鼻洗液中的病毒RNA。接种F13-E(G)和CTan-H(H)的雪貂鼻洗液中的病毒滴度。

另外,鉴于目前有研究报道新冠病毒利用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 (ACE2)作为其受体进入细胞,而ACE2主要表达于雪貂气管-支气管粘膜下腺的II型肺细胞和浆液上皮细胞,因此,研究团队认为,阻止新冠病毒在雪貂下呼吸道复制的潜在机制仍有待研究。

由新冠病毒感染引起的幼猫的组织学损伤。

本研究使用了两个新冠病毒毒株:来自武汉华南海鲜市场F13-E和来自一位新冠病毒感染患者的CTan-H。毒株均由中国疾控中心病毒预防控制所武桂珍教授提供。

在第12天,研究团队对剩下的猫实施了安乐死。在一只接种了病毒的猫的扁桃体、另一只接种了病毒的猫的鼻骨、软腭、扁桃体和气管中检测到病毒RNA,但在两只病毒暴露猫的任何器官或组织中均未检测到病毒RNA。

通过ELISA和中和试验,在所有3只接种了病毒的猫和1只暴露于病毒的猫的体内均检测到新冠病毒抗体。